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电话:
010- 87508802、15201206513
联系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桦皮厂胡同
营业时间:早8:00-晚17:00
在线客服:
点击联系我
新闻资讯

 
2010年04月04日 17: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中新网广州4月4日电 (李映民 王慕宇 林如珍)宠物殡葬问题十年前就受到了市民的关注,如今十年过去了,这个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广州市民们直呼:宠物殡葬问题亟需解决。

  随着越来越多的广州市民喜欢养宠物,许多针对宠物的特别服务也应运而生。对于宠物的“身后事”一问题,渐渐地,一些也宠物店开设了动物殡仪服务。动物殡仪服务内容包括“遗容”整形、鲜花葬礼、“家属”追悼等,并配有火化炉、供宠物主选择的高档精致骨灰盒、指定的猫狗墓地。

  对于建立墓地问题,也存在着诸多反对意见,民众普遍认为现在土地资源已经十分紧张,如果宠物也来同大家争地,则纷纷表示不支持。民政部门也提醒大家,宠物殡葬如果违反国家殡改的相关规定,占有土地,进行乱埋乱葬,污染环境就必须予以监管。

  而费用问题,一直是宠物主人头疼的事。由于目前广州宠物殡葬服务还没有全面普及,只有少量的宠物医院或宠物店提供“临终服务”,当中有土葬,也有火化供宠物主人选择,但价格都不菲。据了解,以火化为例,大多宠物店都是以宠物的重量计算,一般轻量级的为5公斤以内,大约需要500元;重量级的在50公斤以上,约需2000元;猫的费用会略低,最便宜的大概在300元左右。

  由于价格昂贵,许多宠物主人又不忍心将把宠物扔到垃圾站,于是他们选择自行埋葬宠物。但是这种自行处置的方式,又会留下污染环境和传播疾病的隐患。专家说,“宠物尸体中含有多种病菌,随意丢弃或掩埋会威胁人体健康和公共卫生安全。”

  墓地占地、费用和卫生等存在的问题使得宠物殡葬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现在有宠物的殡葬服务,但并没有相关的条例,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芦荻教授表示:“很多西方国家规定宠物必须火化,而且有正规的宠物墓地,而中国尚无相关规定,导致整个行业发展混乱无序、收费较高。”

  广州市拥有宠物的人已逐年增多,而对于宠物殡葬问题却一直没法好好解决,国家何时才下发明确的规定解决这一问题,成为市民们越来越关注的焦点。(完)

 新华网北京5月30日电(关桂峰、林苗苗)近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北京市动物防疫条例》,自10月1日起施行,条例明确饲养的动物死亡后必须实施无害化处理,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允许随意处置。即以后自养的宠物如果死亡,需要交送到有资质、可以实施无害化处理的机构处理,找个地方自行掩埋属于违法。距离条例施行只有4个月时间,宠物主人能接受吗?无害化处理机构能否满足需求?宠物死了,“埋”在哪?

    宠物主人接受度低 病死宠物多自行处置

    北京目前仅登记在册的宠物狗就在100万只左右,每年有大量的宠物死亡。宠物死亡后,大部分的宠物主人都自行处置、掩埋,有的甚至扔到生活垃圾里。

    北京市农业局兽医处处长王滨说,只有少数主人会交由无害化处理机构或动物殡葬机构处理,此类个性化动物殡葬的收费价格较高。

    “很多宠物主人难以接受爱犬、爱猫被统一集中处理。条件好一些的会去动物殡葬机构给宠物买一块墓地,或者在小区院内或者在郊外自行掩埋。”北京市西城区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商亮说。

    记者采访部分宠物主人,他们对法规出台表示理解,但是心理上不太能接受。家住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大街的陈然家里养了一只宠物狗,他说,从风俗习惯来看,实施这条法规面临着不小的困难。许多孤寡老人、低收入家庭有自己的动物朋友,宠物死后还要无害化处理,即便只需要几百元,对他们来说也是负担。

    有10年养猫经历的于女士说,宠物对主人来说是很亲密的,从情感上当然不愿意由医院来处理后事。但是如果宠物确实因传染病死亡,有关部门的介入则可以理解。

    还有的宠物主人担心有资质的处理机构数量不够。“没听说哪里有处理机构,总不能让大家排队去等吧!”在北京市某教育机构工作的杜云说。

    无害化处理机构难以满足需求

    据了解,北京市每年需进行无害化处理的动物和动物产品近4万吨。目前动物无害化处理陷入两难境地:有资质的无害化处理机构数量少,而商业化的动物殡葬机构收费较高、容量有限。

    “《北京市动物防疫条例》出台后,现在的工作将有地方法规作为依据。但是目前的问题是能无害化处理动物尸体的机构数量少。”商亮说,无害化处理机构的基本门槛是环境评估,城中心六区缺乏合适的建设场所,郊区的无害化处理厂建设也没有到位。另一方面,商业化的动物殡葬机构收费较高、容量有限。

    《北京市动物防疫体系建设规划(2008-2012)》中提到,北京已计划在郊区建立10座无害化处理厂。王滨表示,目前主要的困难就是选址,谁都不愿意建在自己旁边。

    西城区曾经让辖区内有条件的机构自愿申报,并在其中选择了北京观赏动物医院等6家作为暂存点。然而从试点情况来看,目前接收的动物尸体量不多,今年年初以来在西城区通过试点机构进行动物无害化处理量仅为百余公斤。

    商亮说,条例实施后,需处理的动物尸体数量增加,现有的商业机构的处理能力可能会难以满足需求。此外,尽管经过反复协商压低了一些价格,但处理费用仍然较高。

    在对暂存动物尸体的动物诊疗机构的补偿方面,目前政府向机构支付的价格是每只动物每天10元。一些动物诊疗机构在初期对承担这项工作比较有热情,但运行一段时间后,由于支付的费用比较低,除电费、人工、房租后,运营的压力较大。

    呼吁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推行动物无害化处理

    动物无害化处理对养殖和公共卫生安全有重要意义,随意掩埋对有限的环境资源也会造成一定影响。相关人士建议,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推行动物的无害化处理很有必要,还要抓紧建设大型无害化处理机构,以降低处理成本。

    北京博爱陪伴动物安葬服务中心是一家从事动物殡葬服务的机构。今年年初,“博爱”与西城区、东城区动物卫生监督所进行了动物无害化处理上的合作,由政府买单向“博爱”购买无害化处理服务。经理廖玉民介绍,“博爱”一直倡导无害化处理,因为有些百姓在观念上难以接受,所以发展不快。

    廖玉民说,“博爱”的宠物火化服务定价为15公斤以下的动物每只500元,15公斤以上的每只800元。在与东城、西城的动物无害化处理协议中,价格为15公斤300元,之后每增加五公斤加10元。

    王滨说,今后将由有条件的动物诊疗机构负责接受和保存市民送来的动物尸体,并由无害化处理机构进行定期收集和集中处理。这项工作是由政府买单的,宠物主人不需要支付费用。

    廖玉民认为,由政府牵头规范动物尸体的处理并形成机制很有必要。如此一来,政府买单“兜住了底线”,防止疾病的传播和对环境的不良影响,而有更高需求的宠物主人也依然可以选择收费的个性化宠物殡葬服务。

    王滨介绍,目前在公益性的动物无害化处理设施还未建成之前,城镇地区的宠物尸体由医疗废物处理机构和商业性的动物无害化机构处理,但今后可能会“超负荷”。下一步,争取年内在几个区县建起公益性的无害化处理设施。在参与主体的积极性方面,作为暂存点的动物诊疗机构将在硬件设备、运行经费方面得到适当的补偿,保证他们的积极性。

    “商业性、个性化的动物殡葬行业是近年刚出现,在政府的管理主体方面一直没有明确。目前,从国家到地方,均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今后这一行业也有待规范,需达到无害化处理要求。”王滨说。


        如今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宠物在带给人们感情寄托的同时,也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宠物死亡后,尸体该如何处理?

按规定,对于老死尤其是病死的宠物需要采取无公害化处理。然而,目前我市还没有专门的机构来处理,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职能部门对此进行管理。

爱犬死了无处埋

        家住南瑞小区的李女士最近很郁闷,养了11年的京巴犬突然在前天去世了。“几乎没什么征兆,也不知道是病死的还是老死的。”看着自己亲手给爱犬做的窝,李女士禁不住泪流满面,“这么多年,它已经是我们家庭的一分子了”。

        伤心过后,李女士又想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如何处理爱犬的尸体呢?“十几斤重,不太敢碰它的尸体,也不知道可以送到哪里处理。”家人原打算放进小区垃圾桶的,却被李女士坚决制止,“这样狗狗走得太不体面了”。

        细想之下,李女士打算找个地方埋葬爱犬,“小区绿地是不能掩埋的,郊区又太远了。”最后,在小区附近的一块工地旁,李女士和家人挖了个半米多的深坑,将爱犬埋在那里。“不知道掩埋的位置和方法对不对,会不会产生病菌。”李女士有些担忧。

随意掩埋存隐患

        宠物死后,尸体到底该怎么处理呢?记者近日先后采访了多位宠物主人和市区的几家宠物医院。

        “埋葬太麻烦,市区没有地方,又没有挖坑的工具。”市民杨女士曾从朋友那收养过一只宠物猫,可是不到两个月,小猫就因为生病死了。因找不到合适埋葬的地方,百般无奈之下,杨女士便用纸盒将小猫包好,放到了小区的垃圾箱旁边。

        上个月,家住香樟花园的王先生失去了养了两年的杜宾犬。记者问他如何处理宠物尸体的,王先生说他选择了树葬,“在小区绿化带的一棵大树旁挖了个坑埋了,准备过段时间,在它的尸体上方再种一棵小树苗”。

        在市区的几家宠物医院,记者发现,宠物的各种治疗项目费用明确,但是唯独没有关于宠物后事处理的项目。“目前,芜湖的宠物医院还没有开设宠物殡葬服务的。”九华中路上的一家宠物医院的医师表示,他们医院每月有三到五只病死的宠物,一般都由宠物主人带到郊外埋掉。

        “宠物死亡后,居民随便挖坑掩埋是不科学的,而将宠物尸体扔在生活垃圾中,更是不可取。”赭山西路上的一家宠物医院医师说,病死的宠物尸体上携带的病毒直接暴露在生活垃圾中,会造成病毒扩散,使得其它猫狗经过时容易引起交叉感染。而有些病原体可以在尸体的骨髓中存活一年,在土壤中滋生繁衍各种细菌,“我们都建议宠物主人将尸体带到郊区的荒山进行深埋”。

宠物尸体应深埋

        根据我国《动物防疫法》规定,病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不得随意处置,染疫、病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动物产品等必须在当地指定地点进行无害化处理,可采用焚烧、深埋等方式。而根据《芜湖市养犬管理办法》规定,犬只死亡的,犬主应到指定地点火化犬尸,不得随意丢弃。

        作为我市养犬管理工作的牵头部门,芜湖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吴队长表示,公安部门具体负责饲养犬类的审批以及违规养犬行为的处理等工作,不负责处理犬类尸体。“目前,我市也没有指定的火化犬类的地点。”

        “宠物尸体管理这块还是个空白,没有单位有这个管理职责。”芜湖市畜牧局李局长表示,由于受诸多现实因素约束,现阶段还不可能有个专门的地点,让所有的宠物尸体都得到无公害化处理。

        “无论是老死还是病死的宠物,都不能随意丢弃。”李局长说,就目前情况来看,宠物死亡后,在不破坏土壤结构的情况下,建议把宠物的尸体尽可能深埋,选择地点一定要在远离水源和居民区的地方,尸体距离地面表层的深度至少为一米。为了避免污染,应该放置生石灰和消毒水等进行消毒处理。“我市三处屠宰场有专门的无害化焚烧炉,用来处理病死的猪肉,居民也可以将病死的宠物送往这些地点进行火化处理,避免传播病菌。”李局长说。

         据信报记者张迪报道,北京首个宠物火化中心启用。 “今天就有不少宠物主人给我们打电话,询问宠物火葬的事情,有的人甚至想提前购买一个寄存处,就怕以后没有好位置安放自己的‘狗宝宝’了。”国庆前,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副秘书长赵栩对记者表示,虽然这个宠物火葬中心刚刚启用,但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相信宠物火葬服务会渐渐得到人们的认可。

        此前,记者驱车来到位于昌平区南口附近的北京博爱伴侣动物安葬服务中心。还没进大门口,阵阵犬吠声便传了过来,原来这里也是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的爱心教育基地。宠物火葬中心就设在院里的一排新建成的房子内。“这里一共有三间房,一间是骨灰存放间,一间是火化间,还有一间是办公室。”赵副秘书长说,“筹建这个宠物火葬中心可算是历尽艰辛,我们多方联系申请了四年终于审批了下来。说实话,这确实不容易,毕竟在这之前,宠物火葬服务在国内还没有先例。” 在火化间里,工作人员正在为一只前两天因车祸死亡的流浪狗进行火化。“因为没有主人为它安置身后事,著名相声演员姜昆便为这只流浪狗支付了五百元的火化费。它也是火葬中心成立后第一个正式入炉的宠物。”赵副秘书长表示,这座火化炉是专门制作的,工作人员的操作都是严格按照规定步骤进行的。30分钟之后,火化完毕,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小狗骨灰放进骨灰盒并存入骨灰存放间。 赵副秘书长告诉记者,基地为宠物的身后事提供了两种处理方式。一种就是火化骨灰寄存,另一种是埋葬在墓地立碑。“选用哪种方式由宠物主人决定,不过我们建议宠物若是因为病而死最好还是火化。”在宠物墓地,赵副秘书长介绍说,“每个宠物主人在这里为宠物立碑的同时还要认养一棵树,这叫‘树墓’,这也是为了提高主人们绿化环保的意识。”

         宠物殡葬业在德国日渐兴起。一些宠物主人乐于花大价钱给死去的宠物购置一副精致的棺材,举行辞别典礼后安葬于宠物墓地。

  “觉得有点像本人的小孩或近亲逝世”

  在宠物殡葬公司,你会看到宠物主人把爱犬生前最喜欢的小毯子放进棺材,或是把猫咪生前最喜欢的填充玩具放进棺材。

  “对宠物主人而言,有时分这种觉得有点像本人的小孩或近亲逝世,”德新社18日征引德国宠物殡葬企业结合会工作人员乌尔丽克 莫特的话报道,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找到一处中央安葬宠物,以供日后缅怀,“葬礼则是辞别方式之一”。

  慕尼黑一家宠物殡葬公司可提供各种规格的棺材,从印有卡通图案的纸板棺材,到镶嵌着装饰物、内衬天鹅绒的木制棺材,可谓应有尽有。公司老板克莱门斯 魏纳说,一场宠物葬礼的破费通常在400欧元至500欧元之间(约合540美圆至675美圆),他经手的最贵葬礼破费1700欧元(2295美圆)。

  据引见,主人通常会在棺材里放上些宠物生前照片、喜欢的玩具或食物,或是主人写给宠物的信件。

  给死去宠物买块墓地

  许多宠物主人并不满足于一个简单的葬礼,于是给死去宠物购置墓地。

  魏纳的殡葬公司具有一块墓地,曾经运营了两年,掩埋着大约350具宠物的尸体。按照当地相关法规,墓地对下葬宠物只要一个请求,就是不能是牲畜或农场动物。但这样的规则使一些马主无法满足心愿。

  在柏林施泰格利茨地域一处宠物墓地工作的卡琳 米奇克说,她们那里葬着大约800只宠物,大多数是猫、狗、鸟,也有雪貂、仓鼠等,“大多数墓地得到精心维护”。

  针对不同动物,宠物墓地有大小几种规格,但有时也会呈现小费事。比方狗墓地,掩埋普通犬种没有问题,但是个别大型犬的尸体就葬不下。

  此外,德国动物维护协会以为,不宜把宠物墓地建得与人类墓地一样。

  至少有120家宠物殡葬企业

  近年来,宠物殡葬业在德国成为新兴产业。莫特引见说,10年前,这一行业还不为人所知,但如今德国至少有120家宠物殡葬企业。

  “在一个人的社交生活中,宠物经常充任着重要角色,”她说,“主人对宠物的感情不亚于其他社会同伴。”

  据她引见,大约三分之一宠物主人请求土葬宠物,三分之二请求火葬。

  在路德维希港运营宠物殡葬企业的安德里安 施米特说,假如采用火化方式,宠物主人可自行处置骨灰,“有的人希望把它撒在阿尔卑斯山,也有人愿意把它埋在自家花园。”

  但是,很少见到做成猫或狗外形的骨灰坛。宠物主人通常在家摆放宠物照片以示留念。


        对不少宠物主人而言,当本人的爱犬、猫咪或是鹦鹉离世后,给它们寻得一个永世安息之地是件大事。

  宠物殡葬业在德国日渐兴起。一些宠物主人乐于花大价钱给死去的宠物购置一副精致的棺材,举行辞别典礼后安葬于宠物墓地。

  破费不菲的葬礼

  在宠物殡葬公司,你会看到宠物主人把爱犬生前最喜欢的小毯子放进棺材,或是把猫咪生前最喜欢的填充玩具放进棺材。

  “对宠物主人而言,有时分这种觉得有点像本人的小孩或近亲逝世。”德新社18日征引德国宠物殡葬企业结合会工作人员乌尔丽克 莫特的话报道,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找到一处中央安葬宠物,以供日后缅怀,“葬礼则是辞别方式之一”。

  慕尼黑一家宠物殡葬公司可提供各种规格的棺材,从印有卡通图案的纸板棺材,到镶嵌着装饰物、内衬天鹅绒的木制棺材,可谓应有尽有。公司老板克莱门斯 魏纳说,一场宠物葬礼的破费通常在400欧元至500欧元之间(约合540美圆至675美圆),他经手的最贵葬礼破费1700欧元(2295美圆)。

  据引见,主人通常会在棺材里放上些宠物生前照片、喜欢的玩具或食物,或是主人写给宠物的信件。

  猫狗鸟都有墓地

  许多宠物主人并不满足于一个简单的葬礼,于是给死去宠物购置墓地。

  在柏林施泰格利茨地域一处宠物墓地工作的卡琳 米奇克说,她们那里葬着大约800只宠物,大多数是猫、狗、鸟,也有雪貂、仓鼠等,“大多数墓地得到精心维护”。

  魏纳的殡葬公司具有一块墓地,曾经运营了两年,掩埋着大约350具宠物的尸体。按照当地相关法规,墓地对下葬宠物只要一个请求,就是不能是牲畜或农场动物。但这样的规则使一些马主无法满足心愿。

  针对不同动物,宠物墓地有大小几种规格,但有时也会呈现小费事。比方狗墓地,掩埋普通犬种没有问题,但是个别大型犬的尸体就葬不下。

  多数主人选择火葬

  近年来,宠物殡葬业在德国成为新兴产业。莫特引见说,10年前,这一行业还不为人所知,但如今德国至少有120家宠物殡葬企业。

  “在一个人的社交生活中,宠物经常充任着重要角色。”她说,“主人对宠物的感情不亚于其他社会同伴。”

  据她引见,大约三分之一宠物主人请求土葬宠物,三分之二请求火葬。

  在路德维希港运营宠物殡葬企业的安德里安 施米特说,假如采用火化方式,宠物主人可自行处置骨灰,“有的人希望把它撒在阿尔卑斯山,也有人愿意把它埋在自家花园。”

  但是,很少见到做成猫或狗外形的骨灰坛。宠物主人通常在家摆放宠物照片以示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