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电话:
010- 87508802、15201206513
联系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桦皮厂胡同
营业时间:早8:00-晚17:00
在线客服:
点击联系我
新闻资讯
谁为宠物殡葬立法?

发布时间:2014-10-15发布者:boaipet来源:

 广州一宠物善终服务中心已开业三年火化百余 至今无工商注册许可

  对于饲养宠物的家庭,宠物不只是动物,更是家庭成员的一分子。一旦陪伴多年的宠物去世,许多主人陷入悲痛之余,也希望能亲自送心爱的宝贝最后一程。

在英国,宠物火化场的数量超过了300家;在日本,甚至还有专为宠物服务的寺庙;在临近广东的香港,如果宠物主人违规乱扔乱埋宠物尸体,最高会受到2.5万港元和入狱6个月的处罚。而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宠物火化业务已然兴起,但宠物殡葬在立法上依然空白。

  记者近日探访广州唯一一家宠物火化善终服务公司,开业近3年,公司见证了近百次主人与宠物的温情分离,同时,也面临着无法取得工商注册许可的运营尴尬。

  文/本报记者 王丹阳   图/本报记者 邵权达

  2008年6月,事业上颇有成就的澳门人林姨(化名)刚从加拿大回来,去珠海喝茶。机缘巧合,开始了她和小狗BIBI的一段故事。

  主人曾带小狗自驾游中国

  BIBI是一只黄白色的土狗,刚出生不久,全身颤抖,见人就咬着牙,被人装在一个小纸箱里丢弃在餐厅门口。

  当时,和林姨一起喝茶的朋友说,不要管它。但在加拿大养过2只拉布拉多的林姨还是不舍地回头看。她把这只小流浪狗抱在手上,没想到可怜的小狗舔了舔林姨的手,就在她怀里睡着了。林姨由此收养了这只小狗,并取名BIBI。

  BIBI被当作这个富裕家庭的“小少爷”,过上了同类宠物狗羡慕的幸福生活。

  甚至为了BIBI,在相处的5年间,林姨放弃了坐飞机旅行的计划,而是和助理2个人开着SUV,带着BIBI自驾去了北京、内蒙古、上海、浙江、厦门等地游览,仅拍摄的照片就过千张。在林姨看来,BIBI就是自己的小儿子。她要像带小朋友一样,带BIBI出外。

  BIBI小时候很调皮,喜欢咬家里的沙发和地板。在BIBI半岁时,林姨家用了一个品牌的家用消毒水,随后BIBI就生了怪病。发病时像人发羊痫风一样,自己咬自己的舌头,里面的痰也卡着,喘不过来气,即使医生也找不出原因。

  BIBI发病时,林姨只能拿着一个绿色网球和管子,让助理把球塞在BIBI嘴里,防止它咬自己舌头,再用管子把BIBI的痰吸出来。

  一天早晨,林姨已经准备好出发飞去新加坡,BIBI却突然发病。林姨的朋友陈姐慌忙叫人开车带着BIBI去宠物医院,但医生也无能为力。

  只为安心送最后一程

  陈姐说,BIBI当时抽搐异常厉害,它舌头发紫,抽搐了半小时,把旁边人的手都咬出血了,而且大小便失禁,弄了一地。

  在挣扎了很久后,林姨的一个朋友帮她做了一个艰难决定,“让BIBI安乐死,不要那么痛苦。”随后,不忍心看见BIBI最后痛苦的林姨,还是按计划飞去新加坡。留下来的陈姐则帮BIBI洗干净、吹干净,换了新的衣服,再去商场买了一个崭新的冰柜,把BIBI放进去。

  林姐唯一要求亲自看到BIBI被火化,并把骨灰带回来。

  最终,一周后,陈姐通过网络选中了位于广州,也是目前广州唯一的一家宠物火化善终服务公司。这家公司的服务项目包括接遗体、冷藏、清洗消毒、遗体美容到火化,甚至计划开设寄存宠物的灵堂与户外坟墓。

  与普通人想象的不同,这家公司的火化场所,位于广州北部,距市区约半小时的一处农庄上,在翠绿竹林和果树环绕下,风景优美。

  这家公司用一辆商务车把BIBI和陈姐从珠海接到广州的火化场,再用柴油为燃料的焚化炉进行火化。由于此前没有先例,焚化炉是公司按照人的焚化炉,减少比例自行设计并找厂家制作的。宠物焚化炉分为两种,一种是火化小鸟等的小炉;一种则是火化狗的大炉。

  在进焚化炉前,在雪柜中冷藏一周的BIBI好像仍是在睡着,面部安详,只是嘴角有一小撮雪。陈姐眼含泪水,在推BIBI进火化炉前,说“姐姐来送你最后一程”。在整个火化2小时过程,她的手紧紧攥着,刚手术过的腿不时抽搐。

  3小时后,服务公司帮陈姐一一将骨灰捡出来,装到骨灰罐里。

  火化是对生命应有的敬意

  BIBI只是这家宠物善终服务公司的服务众多对象之一。自2011年开设以来,广州的这家公司为包括小鸟、青蛙、蜥蜴、海龟、猫、狗、兔子等宠物进行了最后一程。火化费用,按照宠物体重大小,从几百元到过千元不等。

  来火化宠物的人不仅包括珠三角,还包括湖南、湖北、江西等地,坐高铁或自驾车前来送别宠物。他们中有老人、有小孩、白领,甚至有怀孕的普通工薪族,自费花钱来送流浪猫火化。除了宠物的衣物、玩具,被火化的还有宠物主人为宠物准备的鲜花、绘画等。

  这家公司负责人刘哥(化名)说,自己之前没做过宠物服务行业。他创建宠物善终服务的初衷是自己家有宠物狗,他担心宠物去世后没有地方火葬。像许多宠物主人一样,他和妻子不忍心陪伴自己的“宠物伴侣”最后被当作垃圾一样丢弃,或者像流浪猫狗一样,与其他过期的海鲜或者遭遇瘟病的鸡鸭一样,被送到卫生处理厂用高压设备液化蒸煮处理。有别于其他宠物火化公司,不论主人保留骨灰与否,公司都会进行真正的独立宠物火化服务。

  公司的网页介绍,“宠物是我们家庭的一分子,也是我们的朋友和亲人,每一只宠物在任何时候都应接受充满尊重、关心和尊严的服务。”

  尽管不乏服务对象,刘哥的公司像全国其他的宠物殡葬,仍处于地下状态。原因是宠物殡葬还是立法空白,无法进行工商登记注册。

  我国还没有一个专门主管宠物殡葬的部门。现行的《动物防疫法》涉及动物尸体如何处理的问题时只规定不能随意处置,但怎么处置没有作具体规定。而《殡葬管理条例》主要针对人体,动物殡葬没有法律依据。